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公路子站 » 凯里公路管理局 » 新闻中心 » 行业文化

二郎山下的决心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导语:1950年,11万人民解放军、工程技术人员和各族民工以高度的革命热情和顽强的战斗意志,用铁锤、钢钎、铁锹和镐头、劈开悬崖峭壁,降服险川大河。在4年多的时间里,川藏公路穿越整个横断山脉的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等多座大山;横跨岷江、大渡河、金沙江、拉萨河等众多江河;横穿龙门山、青尼洞、澜沧江、通麦等8条大断裂带,战胜种种困难。工程的巨大和艰险,在世界公路修筑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在整个川藏公路的修筑过程中,2000多名干部、战士和工人英勇捐躯,一代业绩永垂青史。

 

二郎山下的决心  

凯里公路管理局杨仪俊

        “二呀么二郎山,哪怕你高万丈,解放军铁打的汉,下决心坚如钢,誓把公路修到那西藏 。”这首 《歌唱二郎山》便是描述着修建康藏公路艰难险阻的真实写照。那雄壮豪迈的歌声响彻云霄,回荡山谷,激励着每一个人。
  夏伯全老人便是这其中的一员。夏伯全老人所在的部队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第一十八军。一九四九年四月,为了解放全中国,大军横渡长江,他参加了渡江战役,湘南战役,解放贵州,再从毕节进入四川宜宾,参加成都战役,一九五0年十月 ,参加昌都战役,迫使当时的西藏政权和平谈判,实现西藏全境和平解放。1950解放军为了解放西藏,十八军挺进西藏,进藏部队遵照党中央的指示:“一面进军,一面修路。”就这样他来到了二郎山下的滥池子,开始修建康藏公路。

 

翻山越岭

     路的开端便已是艰难险阻,二郎山是他们遇到的第一座大山,二郎山地处川藏交通的咽喉,海拔3437米,公路要从海拔600多米的山脚修至海拔2980米的山顶垭口,上下八九十里,落差2300多米。除了山势险峻、陡峭,地质条件多样复杂以外,气候条件也十分特殊。山的东西两面气候截然不同,西面气候干燥、阳光明媚;东面终日雨雾弥漫,湿度大,雨季可达半年,冬日山上天寒地冻、积雪严重,修建环境极为艰难,“可这才一开始啊,难,我们也要把它吞下去。”就这样他们在二郎山待了长达一年,夜以继日的从背阴的一面修到了背阳的一面,1951年的8月他们终于打通了二郎山的这场战斗。可大山岂止这一座,他们进一步深入藏区越多的困难就挡在面前,横在战士们面前的,是终年积雪的雪山,和远比我们现在所能想到的更恶劣的自然环境。许多战士在进入高原时产生了高原反应,他们不似现在去西藏旅游的游客可以有好的医疗条件,可以停下来适应这个缺氧的环境,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停下他们的脚步,他们只能硬着头皮,扛着缺氧的大脑一边筑路一边适应。当时,在没有机械的情况下,一切只能靠人工,他们就这样,用钢钳、铁锤这些最原始的工具一直锤一直凿,士兵腰系麻绳悬在悬崖峭壁上凿炮眼,开条石,修便道,稍有不慎就会坠落万丈深渊。由于西藏地势险峻,高山陕峪,山势陡峭,地质破碎,踏方和滑坡更是家常便饭,遇上有些流砂地段,头天修出来的路坯,第二天便不见了。路虽不见了,修路的决心还在,即使一边又一遍的重来,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可他们又是如何能把绳子越挂越高,是“人梯”。他们靠着人架着人,一步一步把麻绳挂上去。这一步步的艰难牺牲了许多军民的生命,基本365天里,每天都会有人为此牺牲,这是一条他们用血肉之躯换来的公路。

遇水架桥

       康藏公路跨越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等多条河流,在老人的回忆中,“在过河的时候,许多人都死了。”当时的情况,筑路战士们需要运输物资和食物过河,然而高原地区河流落差大、流量大,很多战士在过到水过肚脐时就被冲走了,可见当时的水流如猛兽一般凶猛随时吞噬着人生命。在跨越金沙江上游时,他们用一种叫牛皮筏子的工具渡河,应该是十分简陋的筏,在金沙江流急坎陡,江势惊险的,航运困难的情境之下,他们也必须强行用这样危险的方式渡江。自然给予了他们无限的考验,而他们却有无限的办法来应对。在筑路的漫漫长路上,战士们的粮草是必须要保证的,只有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前进,这么远的路程食物要跋山涉水而来,后勤保障的战士们用清理干净的牛皮把需要运送的粮食包得严严实实然后缝制起来,过河的时候不易潮湿便于保存。即使粮草到达他们也未能好好吃过一顿饭,藏区地势海拔高,烧水七八度就开了,经常煮不熟饭,吃夹生饭对于这些战士已经是最习以为常的事了。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努力习惯着前行,一座座吊桥修起来了。

     这康藏路是每个位筑路军民用血肉之躯换来的,这天通往西藏的路上都是他们流下的血汗,为了能修通到西藏的路,为了能更快的解放西藏,他们唯有勇往直前、翻山越岭、遇水架桥,这就是当年“军民携手、将士一心、天堑通途、绝壁逢迎”的二郎山精神与决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