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公路子站 » 凯里公路管理局 » 新闻中心 » 行业文化

狭谷险峰三千里 天路彩虹万世功 ——纪念川藏青藏公路通车六十五周年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高原公路,亘古奇迹,四海闻名,五洲赞叹。”这是对川藏青藏公路建设的高度评价,对于今时“坐享其成”的我们或许已无法切身体会当时“两路”修筑的艰苦程度。为铭记历史,传续精神,凯里公路管理局对局系统还健在的当年参与“两路”建设的部分老英雄进行了专题采访。
当年雄赳公路兵,转眼已霜染白发
        5月7日,凯里公路管理局“两路”采访人员来到两路建设者今已87岁的彭友明老人家里。那天凯里的天气有点冷,老人当时正躺在床上,其三个子女恰巧也都在老人住处。
        彭友明是四川重庆人,生于1932年,1950年1月在重庆市建设局参加工作,1953年4月在西藏中交部一局二处二队参与川藏线修建,1958年8月到贵州省交通厅工程处五队工作,1972年1月在凯里养护段工作,1975年8月在凯里总段机车队守油库,1985年6月退休,现居凯里。
        老人面容清瘦,已散失独立自理能力,其妻子尚行动自如,常年寸步不离守候着他。听其子女介绍,老人现在讲话不是很利索,思维也不清晰了,但总是会回忆起年轻时那段波澜壮阔的英雄史。也许对于他们,那个时代苦也是歌,甜也是歌,及至几十年后回忆起,依旧会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那是一个荣誉高于一切的年代,1950年初毛主席发出‘一面进军,一面修路’的号召,那时能参与修建川藏公路是令人热血澎湃的大事。我父亲以前喝酒兴奋后爱谈他年轻时修建川藏公路的情景,特别激动时常会举着拳头高喊‘同志们,干吧,把路修到西藏去’,在酒的影响下,仿佛他又回到了那个年代一样。”彭老的大儿子首先向我们介绍了这一段趣闻。
       老人说话很快困难,说出来也语焉不详,但记忆力还算可以。我们这次采访的领队是局工会主席杨开明,当他握着老人的手问到“您还知道我是谁吗”,“杨开明”老人断断续续的吐出三个字。鉴于彭老的实际状况,那次的采访很简短,但透过他的只言片语,我们依旧能感受到当时的建设者是多么的艰辛与不易,多么的勇敢与顽强。试想,纯粹凭铁锤、钢钎、铁锹、镐头去劈开悬崖峭壁,降服险川大河是何等的困难重重?但11万军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不到五年时间里硬是修通了川藏青藏公路,创造了这一“让河水开路,让高山低头”的人间奇迹!
这不是桥墩,是纪念碑
       没有时间顺序,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对于修建川藏公路的回忆,彭老首先提到的几个词语是“怒江,桥墩,纪念碑”,说起这些时,老人眼角止不住的流出了泪水。原来老人所说字眼串起来竟是一个令人热泪盈眶唏嘘不已的故事。故事发生在1953年的冬天,那日零下20摄氏度,一支修桥部队在怒江上修建大桥,具体的场景现在无法还原了。据说当时一名战士因检查设施,突然掉进了正在灌注水泥的的桥墩里,战友们想尽办法却没能把他救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名战士被泥浆吞没,最后含泪把他筑进了桥墩里。这桥位于西藏昌都八宿县,原桥现已拆除,只留存这个桥墩,这个永久的“纪念碑”。
绕不去的坎,又是二郎山
       二郎山是川藏公路建设绕不过去的坎,也是所有川藏公路建设者心中绕不过去的坎。关于二郎山的故事太多太多,而每个故事都是血与泪的文字。李白曾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倘若他向西走到了二郎山,也许会引发他如到黄鹤楼前般的感叹“眼前有路去不得,二郎横亘在前头”。当我们提到“二郎山”这三个字眼时,彭老擦干的眼角再次湿润起来。他艰难的抬起头望着我们,像有很多话要说,但说不出来,川藏公路建成通车65周年了,他已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公路,献给了国家。
       通过老人子女的翻译,我们记录了两个词语“桐油凌”和“鬼招手”,光听名字就能吓人一身冷汗。二郎山高达3500米左右,其公路大多是在山壁中开凿出来的,一车之宽的单行道占了全程的80%,路一边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这是怎么做到的?在缺乏现代机械参与的情况下,这是靠血肉之手、靠铁锹镐头,硬生生从崖壁上“抠”出来的一条“天路”。古有愚公,但愚公感动上天尚有天神帮忙移山,而我们的修路官兵却是靠意志,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顽强精神降高山、胜险川,是愚公更胜过愚公。
       桐油凌和鬼招手都是冬天低温造就的“鬼门关”。在昼夜温差的作用下,路面上翻起的泥浆会因低温而凝固,形成桐油色的路面层,这样的道路被称为“桐油凌”。而鬼招手处于雅安市团牛坪上的一个悬崖边,路面结满了冰,弯道又特别急,远看近乎是断头路,临近才知有转弯,窄窄的路基一旁全是“吃车”的悬崖。当时为保证运输任务完成,不管天气如何,只要命令下达,不管是刀山、是火海,汽车兵都得闯过去,无所畏惧。真的危险啊,运输队当年通过这两处时车毁人亡的情况时有发生,所以那时的汽车兵中流传一个说法,“车过二郎山,双腿打颤颤”。
热血筑天路,功成立丰碑 
       为铭记“两路”建设者的光辉业绩和巨大牺牲,在“两路”建成通车30周年之际,即1984年12月25日,国家在拉萨修建了青藏川藏公路纪念碑。纪念碑坐落在西藏拉萨市拉萨河畔,高大碑身正面刻着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亲笔题写的“青川藏公路纪念碑”八个红色大字,纪念碑基座后方刻着纪念碑文。碑文读来让人热泪盈眶,又令人荡气回肠。
       “世界屋脊,地域辽阔,高寒缺氧,雪山阻隔,川藏青藏两路跨怒江、攀横断、渡通天、越昆仑,江河湍急,峰岳险峻,十一万藏汉军民筑路员工,全年茹苦,餐风卧雪,齐心协力征服重重天险,挖填土石三千多万立方,造桥四百余座,五易寒暑,艰苦卓绝,三千志士英勇捐躯,一带业绩永垂青史。”
       今天,川藏青藏公路上原有的绝路险路经国家改造维护已不复存在,但对于六十多年前在修建“两路”过程中涌现的那些可歌可泣人物,以及其展现的吃苦耐劳、英勇无畏的革命精神,我们将永世铭记,代代相传。(方亮)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