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logo
 [省局] 首页 > 阅读悦读 > 正文

我和父亲

贵州省公路局门户网站 www.gzhighway.gov.cn 2019-06-24 来源: 宣传教育处
【字体: 默认】  [打印]  [收藏此页]
   每当有人提及我的父亲,大多数时候我都是沉默的,突然提起笔写他,脑海里一下子涌现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回忆,太复杂的情感,有些敬,有些爱,也有些怨,复杂到自己也分不清了,我对他的记忆大多也只停在儿时,大概也是因为只有那段记忆是最美好的,那时候我的家还是完整的,也是能够让我觉得有父亲的日子。
   9岁的时候,我的父母离异了,因为没有了工作,也离了婚,父亲去了深圳,从那以后,他就在外面定居了。期间,他陆陆续续回过家,回来看过我和爷爷奶奶,但我始终觉得,自从他走了之后,他就完全抽离了我的生活,缺席了我的成长。
   最需要父亲陪伴的那几年,他始终不在我的身边,渐渐的,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原来越远,从最初的每天一个电话,到每个星期,再到偶尔……我也就慢慢习惯了没有他的日子,也不愿再提及他,很多时候我甚至希望他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就当他消失在了我的生命里。
   我妈总说,他始终是你爸爸,你不能怨他,他有他的难处,但我始终过不了心里这个坎,我忘不了他走的那天,留给我的背影,忘不了因为父母离异父亲不在身边心里那种深深的自卑感,他们没有精力顾及我的情绪,也无法真正照顾好我的生活,那时候我没有朋友,成绩也平平,下课或是自由活动都是独自一人,我的脾气越来越坏,不再愿意与人交流,面对亲人也不胜其烦,离开家就不想回去,走到哪里都希望自己被当作透明,我把这一切的痛苦都归结于父母的离异上,不在身边的父亲更是成为我埋怨的对象。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和父亲始终以一种疏离又尴尬的方式相处着,我从没有主动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他回来的次数也很少,一年也就见上一两次,后来他又成了家,有了孩子,再见他的每一面,都觉得非常陌生,我们相互之间,不懂得该如何沟通,关于他的,他说,我就听一听,他不说,我也绝不多说一句,有一次在爷爷家,他多问了我两句,我就很不耐烦的打断他:“你都说了好多次了,就不要再问了。”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其实我也知道,他不过是想多和我说两句话,但是我就是感觉心里别扭,看着他失望的眼神,我心里很后悔,但是道歉的话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口。
   我总觉得我和父亲之间,隔着绝缘层,是那种可有可无,无关痛痒,比较冷漠的血脉亲情,直到我看见外公过世,看着舅舅把面色苍白的外公抱在怀里,那种想留留不住的无奈和悲痛深深的触动了我,我突然真正体会到那种积压爆发的情感,那种被唤醒的血脉亲情,是那么的重,曾经的那些劳神费解,沉默和无奈,又是那么的轻,而如今我成为了一个母亲,也真正理解明白了为人父母的艰辛,我时常想起我的父亲,想起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小时候他对我的疼爱;妈妈念卫校时他一个人带着我的辛苦;来家里看我时总是千方百计给我做好吃的;一起出门时他已经很累了,还总是帮我大包小包提着行李……他的头发已经白了一片,他的腰不好,我后知后觉的才发现,那个小时候总把我扛在肩头的男人已经慢慢老去,父爱如山的厚重,一下子全部涌入我的脑海,我不想在未来某一天后悔,后悔没有多关心他一句,后悔没多看他一眼,后悔因为我心里的隔阂让我忘记了我是爱他的,所以我写出我的故事,我和父亲的故事,我想坦然的面对,一扫童年的阴霾,去接纳他,去爱他,去孝顺他。
   一直以来,我将对他的爱和对他的怨全部都埋进了心里,成了我永远的一根刺,不去碰也不去管,我想忽略我有一个父亲的事实,但是其实我对他的爱一直都未走远,一直都在,原来我和父亲之间,只隔着一层言未由衷的肚皮,一扇未曾捅破的窗户纸。(熊雅琦)
【编辑:局办公室】
相关链接
收藏本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主办:贵州省公路局 贵州交通信息与应急指挥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黔ICP备 05001092 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5200000134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