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logo
 [省局] 首页 > 阅读悦读 > 正文

房间里的清凉和秋天

贵州省公路局门户网站 www.gzhighway.gov.cn 2019-06-27 来源: 宣传教育处
【字体: 默认】  [打印]  [收藏此页]
   才入秋没多少时日,天气毫无预兆的就凉了下来。这些天更是觉得寒气逼人,天气的突然变化让人感到很不适,不得不换上厚实的衣物保暖。我暂住的屋子在一楼,坐落于山中的车路边上。
   每当在房间里坐下来就觉得秋意越来越浓了,静坐在屋里就得关紧窗,打开暖风机,让暖风驱散房间里的冷气。我来的时候房间里原来摆了两张床,我也不想把多余的一张搬走,于是就可以把桌子上堆不下的书都码在上面。在晚上或者某个无聊的午后,烧开水泡一杯茶,盘腿坐在床上随便抓起一本书就读几页,这种读书在于消遣,打发山里无聊的时光。出了房间,远山近影尽收眼底,每到这个时候,秋天到来的意味就明显多了。
   窗外是目所能及的秋色,一草一木每天都在变化,秋天的韵味也变得愈来愈浓郁。此时,庄稼到了收割的季节,山里正五谷飘香,于是乎,要真切感受秋天的韵味还得到田间地头去,才能更真切感受秋天韵味。秋天的来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从嗅觉开始的。土地里成熟的玉米,枯黄后落下来的树叶,坠落下来腐烂的果子,很多事物都在刻不容缓地变化,有意无意的向忙碌的人展示秋天的景象。
   秋天除了丰收在望,还夹杂着一种颓败的气息。每当心里有郁结的时候我就想走到田间地埂边,走在草木飘落的山间小路上,迎面吹着渐凉的秋风,吹散着心中的郁结,看到漫山遍野的庄稼年丰时稔,心里会生出特别的情愫,释放出压在心底的愁闷,自然而然地就调整好每天的生活状态。此外,草木有本心,经历春夏进入秋天就逐渐凋敝,大自然中周而复始的变化,觉得这种感官和内心的双重体验是很有意思的事。只不过,在这个地方,天气晴好的日子还好,在连续降几天阴雨的日子,屋内就散发着潮湿的气息,萦绕着个体对空间逼仄的生活感受。
   当然,秋天还是喜欢有阳光的日子,阳光和煦地照着成熟的庄稼,树叶慢慢变黄,感受到季节的交替和轮回,眼里无法抵抗的是时间的消逝感。在我的自我意识里,静下来就经常会谋发这种时间的无力感。我们也许会想到离开一个地方去到另外一个地方,回想某段经历,那是心灵对人生旅程的追认,或许有助于个人对处事的纠偏,找到自我生命中属于自己的底色。
   每到了秋天的时候我都喜欢回老家,走在自家的地里去看看每年的庄稼。虽然这两年下地干活的天数不多,可还是喜欢到地里去走走。有空的时候也拿起镰刀背着背篓下地跟着收割庄稼,背着沉甸甸的谷物走在乡间堆满树叶的小路上,此时去重新体会层林尽染,秋收冬藏,就会觉得秋天大美。
   一场秋雨一场寒。秋天才来没几日,随着连续多日的秋雨,气温也骤降下来,感觉空气中也夹杂着寒意。现在不常在室外工作,秋雨来了只是随着季节的节令加衣御寒,避免天气变化着了凉。现在回想起来,小时候对秋天的感受也是很值得回味的。我们读书的那个时候好像没现在的孩子这么把做作业当回事,回家是没时间看书写字的,回来就得帮家里做田间地头的农活。
   秋风吹过山梁,太阳晃过几日,地里的庄稼就得收割了。每到秋天,天气晴好的日子不多,几块庄稼得赶在晴天收完,父母自然是忙不过来的,小孩子就得跟着掰玉米或者喂牲口。那时家里牲口多,就牛需要的草料就不少。秋收时节,家里正忙着收割庄稼,只要放学回到家里,放下书包背着篮子就要去地里帮忙干活了。几个孩子蹲在各自家的地里挥舞着镰刀,把地里的草割了背回家喂牛。天气晴好的日子,去地里割草并不觉得多难,因为这是从小就做惯了的事情。
   如果遇上阴雨绵绵的日子,那就有罪受了。阴雨无论下了多少天,牛羊却不能让它们饿着,我们得去放羊或者去山上的坡地里割草来喂牛。其实,对于在田间劳作的人来说,无论是放羊还是割草都有被逼无奈的,因为害怕全身被弄得湿漉漉的。山上的草叶上挂满了露水,每一次出去放羊或者是割草露水都会把全身打湿,衣服湿透了,只要随便吹点风就冷得打哆嗦。此外,沾满露水的草叶变得锋利,用手去捏着一把一把的草割的时候,手缝间就会被草叶划出横七竖八的口子,露出一丝丝的血迹,手指间疼痛难忍。
   回到家把草料上给牲口,就得把湿透的衣服和鞋子换了。家里每到秋天火炉边上经常都会烤着衣服和几双鞋,那都是去地里干活打湿的。连绵多日的阴雨屋外无法晾晒,只有用炉火烘烤。那时家里条件不好,仅有的几双鞋都是烤干了就穿着出去,回来又被露水打湿了,反反复复的重复着泥土里奔忙的命运,鞋子还等不到完整地过了秋就破了,此时回想起来也是历历在目。
   不过,秋天也有很多可爱之处,因为家边和地里都种了很多果树,只要走进地里,随便爬上树就可以摘一堆果子。在天气晴朗的日子,做活累了就坐到树下,用割草的镰刀随便削几个果子吃,香脆可口。因为农活太多,地里的果树一般都很少管理,根本不打什么农药,真的算得上天然绿色无污染。
   现在基本上一个月回一次家,就很少再去地里的果树上摘果子吃了。树上的果子除了路人摘了吃掉一些,多数就在树上一个一个地落了,再也没有人去管。有时回家,就会想到去树上摘几个果子来吃,可到了树下,地上落了密密麻麻的一层,在天气闷热的午后,散发出酸腐的气味。我就会想到小时候,我们经常把落下来的果子捡了倒在猪圈里给猪吃,现在没有喂猪了,果子落下来,几场秋雨过后,慢慢的就腐烂在地里。我只能这么想,泥土滋养了果树成长,果子落了最终又回归给泥土还给土壤。
   又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坐在清凉的屋里看窗外的时候,秋日的景物总能勾起一大堆往事。那些奔忙在坡坡岭岭的日子,遥远而又明晰,好像从很远的路上赶来。我想起几个小孩背着篮子在山坡上割草,一群羊散漫地走在山坡上,坐在山顶上望着羊跑远了,捡起石头远远地扔到羊前面,打一个呼哨,羊就回来了,满坡都是羊群咀嚼不完的野草。山腰的地里有人在掰玉米,每家每户都用竹篓背着玉米走在路上,来来往往……
【编辑:局办公室】
相关链接
收藏本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主办:贵州省公路局 贵州交通信息与应急指挥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黔ICP备 05001092 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5200000134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