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logo
 [省局] 首页 > 阅读悦读 > 正文

我看路遥

贵州省公路局门户网站 www.gzhighway.gov.cn 2019-08-09 来源: 宣传教育处
【字体: 默认】  [打印]  [收藏此页]
   读完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感觉他是在用生命、用灵魂创作。
   可以说,那些用生命、用灵魂进行创作的人,足以让我们再次发现文字之美、思想之美、情感之美;因为文字不仅仅是一个记载符号,它是有灵性的、富有生命活力的载体;作者将自己的情感体验、审美价值、思想认识、生活阅历等全部反映在文字身上,我们通过文字不仅可以与作者在思想认识上达到共鸣、产生碰撞,还有感动与震撼,更有对于文化最自信的坚守和反思。路遥就是这样一位用“生命”进行创作的现实主义作家。
   1949年路遥出生于陕西清涧县王家堡村,家人给他取名王卫国。一贫如洗的家庭造就了路遥独立、有主见的个性。他在老师和同学有限的接济下勉强念完了初中。食堂的伙食分甲、乙、丙三等,干部子弟吃甲菜,他常常连丙菜都吃不起。他经常饿得发疯、绝望,飞奔至野外找野雀蛋、能吃的野生果子和植物。这些实实在在的体会在他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身上有着最为深刻的现实描写与展现。“这种刻骨铭心的饥饿感和匮乏感,像一个巨大的黑洞,需要余生用超乎想象的能量去满足和填满。”这就是成年之前路遥所面临的生活,“饥饿、贫穷像一路尾随他的老狼”。
   在路遥的个人情感生活中,有两个女人走进了他的生命。一个是1969年冬天结识的北京知青林红。因为林红,王卫国开始喜欢穿红色衣服,曾取笔名“缨依红”,后改为“路遥”。另一个是他后来的妻子林达。1973年,林达每月38块钱的工资,大部分支援了正在延安大学中文系读书的路遥。
   有人说,文学来源于生活,同时又高于生活。经历了林林总总的生活,激起了路遥创作的火花和欲望。“他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昼夜不分,身体如同燃起的大火,五官溃烂,深更半夜在招待所内转圈,以致招待所的人怀疑他神经错乱”。路遥喜欢把自己投入这种如同炼狱一般的情境,他认为“只有在无比沉重的劳动中,人才会活得充实”。正是他将自己的婚恋观投射进的小说《人生》,使他一举成名。《人生》在《收获》杂志1982年第三期头条刊发,火爆程度超出想象。路遥成了家户喻晓的“人生导师”,读者来信雪片般飞来。但是,路遥的生活窘迫也超出人的想象。他穷得叮当响,凑不齐去北京领奖的路费。最后,领奖日期临近,弟弟王天乐在外借了500元,他才得以顺利到北京领奖。
   1983年春夏之交,已经功成名就的路遥,决心再次把自己投进“严峻的牛马般的劳动”--写一部浩瀚的长篇小说。经过两年的前期储备,1985年秋开始写稿, 同年12月上旬,完成第一部初稿。
   “好似许多人都不看好路遥的这部稿子,似乎都不相信路遥在《人生》之后,还能写出更好的东西”。就在这样的情境下,路遥投入了他的全部精力,进行忘我的创作。
   在这部浩瀚作品还未完成之前,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有一天,正在洛川县采访的王天乐突然接到《延安报》转来的电话,让他速去榆林。洛川离榆林三百公里左右,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赶到。王天乐心急火燎赶到,路遥哭着对他说, 田晓霞去世了。
   王天乐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田晓霞是《平凡的世界》作品中主要人物之一孙少平的女朋友,一个开朗、乐观、有独立思想的女孩子。王天乐又急又气,劈头盖脸数落了路遥一顿。
   总有一些记忆让我们泪流满面,无论我们亲历与否,我们都震撼于作者向善、向美、向真的不断追求与探寻。在这看似荒诞无聊的事实面前,谁会明白一个作家心中的“痛点”。《平凡的世界》第一次读在高中,读到田晓霞死了整个人被泪水淹没;上大学的时候第二次读,读到田晓霞为了救落水的小女孩而死的时候依然会哭;参加工作后已是第三次看这部书,每每读到这里依然会泪流不止。我也说不出到底为啥哭,我想,为作者,也为自己。“田晓霞”已经超出作者构思的一个人物,她承载着我们对美好事物、美好生活的向往,已经演变为精神世界的源头与力量。
   路遥在创作完《平凡的世界》第三部的时候,整个人被“掏空”了,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慌。随着“田晓霞”一同死去的,还有路遥曾经给予了所有情感记忆的精神家园,都被那肆虐的洪水给葬送了。
   他把生活给予他的所有关于饥饿、贫困、情感、困难、奋斗、命运的记忆,用他手中的笔,以孙少平、田晓霞、孙少安等人为代表全景式地描写了中国现代城乡生活中社会各阶层普通人们的形象,人的自尊、自强与自信、人生的奋斗与拼搏、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纷繁交织,读来令人荡气回肠。路遥为我们讲述的不只是那个久远的年代,更是一种人生应有的信仰和追求,亘古不变。
   每次走进职工书屋,看到安安静静躺在书架上的三本《平凡的世界》的时候,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它使我清醒地看到曾经的自己,甚至我们走过的路,都在一个作家栩栩如生的描写中淋漓尽致地呈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点着烟卷在冥思苦想。为了文学的梦想,为了心中的那一束光,在那么穷困潦倒的情况下,他把自己的青春、激情、思想全部献给了不断流逝的岁月,他带着“殉道”的精神,用他的所知、所感、所想、所思进行创作。他也许知道,这种用“生命”创作的方式换来的不一定是成功,但他一直在奋斗,从未想过放弃。路遥在写完《平凡的世界》第二部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垮了,医生让他必须停掉所有的工作,安心养病,才能延续生命。但他担心像曹雪芹、柳青一样留下半部书,留下人生的遗憾,他不肯停下手中的笔。因为他一直都活在希望里,活在通往梦想的路上,他是一位勇于追梦的人。
   1992年11月17日,路遥带着他的文学梦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年仅43岁。可以说,路遥的一生,是极其清贫的,小说《平凡的世界》荣获第三届矛盾文学奖的时候,他同样凑不出去北京领奖的车费。在路遥的一生中,“把身体和心都放得低低的,把生命填得满谷满仓,富饶丰盈”这是他对自己最真实的要求。
   可以说,《平凡的世界》感动着一代又一代的人,虽然说那个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了。但我相信,不管时代如何变迁,经典带给人们的震撼会深深地一直留在岁月的脚步中,始终无法抹去;因为梦想一直都在,从未离开。(黄华梅)
【编辑:局办公室】
相关链接
收藏本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主办:贵州省公路局 贵州交通信息与应急指挥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黔ICP备 05001092 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5200000134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