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logo
 [省局] 首页 > 公路文化 > 正文

二十八载护路情

贵州省公路局门户网站 www.gzhighway.gov.cn 2019-11-21 来源: 毕节公路管理局
【字体: 默认】  [打印]  [收藏此页]
  他,二十八年来,风雨无阻,每天在公路上来来回回,从青春年少到两鬓斑白,足迹和汗水遍布了他养护的的那条公路……
  他叫胡稳学,贵州省赫章公路管理段一名普通的养护工人。
  胡稳学,是一名典型的路二代,他的父亲也曾是一名养路工人,在他的记忆里,从小到大父亲常常在他的耳边叮嘱:“干哪个行当都要尽职尽责,当了养路工人,吃了养路这个碗,就要对得起碗里的每一粒米。”他遵从着父辈的教导,用心用情,在平凡的工作中创造着自身的价值,展现了普通养路工人质朴而可贵的品质。
  胡稳学所养护的国道326 线K715—717路段,处于赫章县与威宁县交界处,地势高,又处在风口上。每逢春夏刮风时节,阵阵狂风似沙漠中的野兽从四面八方狂奔而来,席卷着这片土地上的一切;眼前尘土飞扬,整个天地似被黄沙幔帐笼罩,叫人透不过气来。
  一个狂风肆虐的中午,我们的汽车沿着国道326线从赫章开往和威宁的交界处。即使关着车窗,狂风的呼啸声仍清晰的传进我们的耳朵里。一路上,看见五六个养路工人正在清除路肩、边沟的杂草、杂物。我们在交界处一下车,更直观的感受到狂风的厉害:双脚根本不受控制,披在肩上的头发瞬时如乱草般凌乱。我们抱着行道树,努力睁大眼睛,才看见胡稳学正搬起道路中间的碎石往路边走去。风声中我们冲他喊了几声“胡叔”,他一边微笑着向我们走来,一边脱去手套擦拭着脸上的汗滴。
  看着紧紧抱着着行道树的我们,胡叔咧着嘴笑着说:“哈哈,就你们这小身板,在这个地方不站稳一点,估计要被大风吹飞去喽!”
  其实我们很不解,这个时候道路上的杂物、垃圾等已被大风刮跑,过往的车辆在狂风的作用下也难免失控,我问他怎么不找个避风的地方歇歇。胡叔说:这个呀,你们年轻人就不懂了;养护工作,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加强;刮风过后道路垃圾会堆积在公路两旁的边沟里,而且刮过风后会通常会下雨,边沟堵塞了积水就容易冲跨路基蔓延到道路中间,两边山坡上的碎石会被吹落到路上,会造成病害、带来隐患啊!,所以啊,要及时清理。
  “胡叔,那就是说,不管刮风下雨,你们都要上路吗?”
  “当然了,这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嘛,不做好,哪能行呢?”胡叔抚摸着身旁的行道树,就像安抚着自己的孩子。
  他管养的路段路肩杂草丛生,传统手工锄具除草效率不高,刚清理完的边沟杂草没过几天又疯狂生长,胡稳学就自己掏腰包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一个割草机用于日常养护。近年来,他所管养路段的路容路貌一致得到领导的好评和同事们的肯定,有人问他有什么工作秘诀时,他总是说:也没什么经验,只是端上了公路养护这个‘碗’,就要尽好自己的本分,多利用时间,多花费精力,多上路转转,心里才踏实。
  随着时代的发展,公路养护工作越发专业化和规范化,胡稳学学历不高知识有限,他用“勤”弥补自己在专业知识上的欠缺,对公路勤保养、勤检查,勤养路面、勤修路肩、勤理边沟,发现问题及时处理,总是把预防性养护工作做在前面,确保管养路段畅通无阻。
对胡稳学来说,养路不仅仅是一份工作,他是打心底热爱自己的岗位。多年的养路生涯,让他和附近的村民、来往的行人都熟络了。
  “老胡,寒来暑往天天见你上路,你就不累吗?”
  “累啊,咋会不累?但要累着我这心里才充实啊。”
  寄情于路的他和千千万万个甘做铺路石的养路工人一样,把确保道路通畅作为自己的使命,用青春、汗水养护着一条条通往美好未来的大道。
  20多年来,一家老小的饮食起居和家里的农活全靠他的妻子一人撑起,他很少有时间帮助妻子分担家里的重任。但他的妻子和就像他的母亲当年支持他的父亲一样任劳任怨。
  “好了,不和你们说了,你们回去吧,我还得继续巡路去喽。”
  胡稳学扛起扫帚,橘红色的身影在狂风中稳稳的挺立在公路上,像一簇燃烧的火焰,彰显着公路人爱路护路的一腔忠诚……( 顾群 张超 )
 
胡稳学妻子帮助他背上养护工具
搬运路肩落石
清除边沟杂草
养护路上
清理边沟垃圾
【编辑:省局办公室】
相关链接
收藏本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主办:贵州省公路局 贵州交通信息与应急指挥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黔ICP备 19001118 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5200000134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