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党建文明

天眼新闻丨朱仕勤:一位公路人老党员的初心故事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他在党爱党半个世纪,42年的公路人生涯自始至终,初心坚如磐石,为兴义公路人树起一座丰碑,是交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黔西南州已经成为黔桂滇三省(区)毗邻地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和商贸中心的见证者、贡献者。他就是贵州省兴义公路管理局安龙公路管理段的老党员朱仕勤,1940年9月出生于贵州省安龙县的一个农村,1971年5月9日加入中国共产党,从道班工人到公路段段长,在公路上演绎公路人党员的初心故事。

近日,记者到安龙县见到朱仕勤老人,老人和蔼可亲,脸色红润,着装整洁,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当记者说明来意后,他热情地招呼坐下,老人精神矍铄,神采奕奕,耳聪目明,思维敏捷,谈吐自如,丝毫没有老态龙钟的样子,记忆的大门一下子打开,老人如数家珍,往事历历在目,犹如发生于昨日。

朱仕勤同志戴着中共中央颁发的“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与单位领导合影(郑金强 摄)

“共产党员这个称号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我出生在旧社会,长在解放前,干在红旗下,既是旧社会饥寒交迫的经历者,也是新中国成立的历史见证者、改革开放的亲历者,更是在党的领导下迈向幸福生活的受益者。现在虽然从公路部门退休了,但入了党,这辈子就是党的人,党员身份不能变,为党干事的劲头不能减。”朱仕勤老人说到。老人的人生虽然历经坎坷,充满艰辛,但他从不悲观,从不抱怨,而是以积极的心态面对现实。用他的话说就是,“共产党对我很好,党要我到那我就到那,永远跟党走。”

朱仕勤老同志是贵州省安龙县一个小山村人,出生时正值战乱,自小父母双亡,记忆中的童年,是在苦难的煎熬中度过的,常常食不果腹。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从小就十分懂事,勤劳肯干,1958年,安龙公路养护段招临时养护工,他去参加应聘,成为了一名公路养护工,因为表现很好,吃苦耐劳,后就转为正式工。1971年5月9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73年担任工会副主席。1976年他转为干部。1979年2月,因政治站位正确,工作表现好,担任安龙公路管理段段长,带领段职工积极搞生产,建管养公路。1977年至1979年连续三年,安龙公路管理段获兴义公路总段颁发的先进公路养护段称号。1982年9月,担任段党支部书记。1986年1月,又担任段长……

朱仕勤今年81岁了,回忆自己当时入党的情形,他觉得能成一名党员,是这辈子在思想内心种下的种子,是一种特别的“享受”。

时代在变,但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没变。回想起自己的入党初心,朱仕勤说,“在我很小的时候,解放军就教我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共产党好,入党是我多年的追求。长大后到公路部门工作,我积极向党组织靠拢,我入党那时候虽然吃不饱、条件差,但对入党热情不减,发展党员要日常表现积极,只有真正政治强、靠得住、能干事、群众认可,才能成为一名党员,一个党员就是一杆旗,直到现在,我总想对党和群众尽点义务,没有党,就没有我的今天……共产党员这个称号,比我的生命更重要,入党是这辈子最无悔的选择,能为党做事是一生最大的光荣。”。

回顾个人当党员的过程,他有感而发,就是安心为党办“公事”,踏实为群众办“好事”,认真建管养好公路,一辈子追随坚定的“信仰之心”,追随赤诚的“为民之心”,追随无我的“奉献之心”,追随强大的“奋斗之心”。

黔西南州委颁发的优秀共产党员荣誉证书(雷光亮 摄)

苦干实干“无言”“初心”故事在路上

“我是自幼父母双亡,是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不折不扣、不讲条件地完成好党交给的任务,努力成为一个有作为的人,当公路人42年,我只干实事”。回想起干的一件件实事,朱仕勤老人还挺满意自己的公路人生涯。

要想富,先修路。不怕苦,就怕堵。1979年,任段长的朱仕勤下定决心,发动公路人大修公路。公路人积极响应,起早贪黑,修通安龙县多条公路,解决了群众出行难问题。担任各职位期间,他带领安龙公路管理段公路人队伍建成一条条大道路,搭建一座座桥……

在来之前就了解到为什么安龙公路管理段的职工都“服”朱仕勤老段长,据段上其他很多和他工作的老同志说:“朱段长总是不把自己当段长,单位有时驾驶员有事,他就自己开车去拉砂石,送到工地上去铺路,吃喝都和养护工人在一起,常为职工着想,他领导也有方,有干实事的瘾。”朱老也说,那时候人很好管理,大家在一起关系很融洽,干活一起干,也很快乐。

“六七十年代,修路主要靠人力肩挑背驮,从过去的肩挑手凿到现在机械化操作,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想起昔日公路养护情景,1958年便开始从事养护工作的朱仕勤感慨不已。

“在1987年以前公路等级较低,主要为土路,以泥结碎石路居多,养护压力大,碎石很容易被车压出跑道,施工主要靠人力。锄头、铁锹和畚箕是养路工人的‘三大件’。在1987年开始,因安龙、册亨等地区,养护土路所需土已经很难找到合适的,国家开始提倡用沥青来作道路封面,那年安龙段用这种方式养护出两公里公路。1973年用洒沥青作试验,开始全面用沥青养护公路。现在,国省干线公路提等升级,昔日的狭窄的泥路变成了平坦宽敞的沥青路。”

谈起养护工人的住所,朱仕勤说:“起初养路工人没有道班,养路路线又长,养到哪里就随便找一户农户家住下,中午累了则是随便就睡在树下,没有被子,就是穿着蓑衣,路上饿了就随便吃点什么,所以那时候的养护道班又叫‘飞班。’现在好了养护工人住的都是‘小洋房’”。

“公路人真的是苦,养护里程长,但人员少,工作量大,公路人社会地位也不是很高,工资也比较低,我做学徒工时是15元/月,转正后是28元/月,当段长是31元/月,粮食一个月有42斤之多。但是我们一直相信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用双手可以创造财富,将来日子会好过起来的,而且我本身是穷苦出生,到这个单位后,感觉什么都有国家管,也就不苦了”。

老人说起他一生很难忘的一件件事,他说有一年册亨一个地方洪水来袭,公路被水毁,他立即到现场去进行抢修,当时随时可能发生大量的山体滑坡,洪水可能随时又会来袭,刚开始有点害怕,但为了早日修好公路,他和其他公路人在一起干起活来就不怕了。

百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公路养护经历了重大变革,养护工具从肩挑背驮到机械化,运输工具从独轮手推车到汽车,养护工人工班住所从“飞班”到“小洋房”。到了20世纪末,小型机械化养路工具伴随着公路硬化和专业养护队的产生层出不穷。进入新世纪后,养路逐渐实现了机械化。到如今,扫路用上了“旋风”扫路车,除草用上了割草机,修补坑槽用上了铣刨机、灌缝机,养护作业也机械化,有了综合养护车、双排座运料车。

这些机器不断升级把养路工从繁重的养护劳动中解放出来,再加上公路管养手段不断升级,精细化、科学化的公路养护,有效提高了养护质量和效益,还有国家投入大量资金不断提升路况水平,让广大老百姓告别泥土路走上了沥青砼路,再也不用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一条条公路更加“畅、安、舒、美”。

在党的领导下,养护工人的居住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好。现在养护工人的住所。特别是近年来,把养护站修缮得如同“小洋房”,学习室、会议室、食堂、电脑、空调、宽带等一应俱全,养路工人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极大提升。

建功而不争功本身就是“功”。在以朱仕勤带领下,安龙公路管理段各项工作年年变、年年新,多次被省公路局、兴义总段表彰,连续很多年被评为先进集体,普坪养护道班被评文明道班,年年都是先进道班,还涌现出全国人大代表道班班长王荣邦,朱仕勤个人也被黔西南州委评为全州“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个人”等。在沉甸甸的荣誉面前,朱仕勤说:“干事不要图一时名声,而要有遥远的掌声。这些荣誉不是给我个人的,是全单位的集体荣誉。是党组织给了我服务群众的平台,我个人只是带了个头,没有全段党员干部群众的支持,仅靠我一人也干不成事。”

朱仕勤老人还告诉年轻一辈的公路人:“我们党建党百年不容易,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国家从贫穷到富强,现在社会发展好了,我们要感恩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