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文化

山雾

点击量: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黔地湿度大,一年四季都会起雾。地表的水汽遇冷,凝结成细小的水珠悬浮于空中,便成了白茫茫的山雾。有的雾气紧贴平坦的山坳,薄薄一笼,如同轻盈柔软的白纱。房舍、庙宇、村落在薄纱的笼罩下,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就像缥缈在天际的仙境;有的雾气在山壑间独自升腾,空山新雨、洁白无瑕,把山林都洗得干干净净;遇到天气晦暝变化的时候,昏暗的云雾遮天蔽日,一旦横风扫过,雾走云移,就见高高的山尖,露在了云雾之上,让人怀疑那里是不是藏着修道的真人。
      对山雾的深刻印象,源于小的时候。那时跟着父亲去山上捡菌子,人小脚步慢,一眨眼就不见了父亲的身影。一个人穿行在晨雾浓浓的树林里,雾水冰冷冷、湿漉漉的,把裤腿鞋子都打湿了。迷雾丛中,绰绰的树影在眼前一晃一晃,心里也越走越感到害怕,担心头顶的树枝,会不会缠着花纹毒蛇,正张着血盆大嘴,吐着鲜红信子,等着自己从它身旁经过,一大口咬下来;担心刚刚在岔路口遇到的臃肿老人,会不会趁父亲不备,把自己装进他的破竹背篓,拔腿就跑;就连老人们常说的山怪、树精仿佛都躲在这白雾里面,等候着自己去自投罗网。越想心里越慌,脚步都加快了,吓得快要哭了出来。还好松树脚下的青头菌子,给怯弱的心里带来了安慰。看见松针覆盖下露出的一个个菌子脑袋,心里顿时一喜,脑海中的种种幻象全被冲散,暂时忘记了迷雾荒郊的可怕。
      多年后,当然不会再因为山里的雾气而感到胆怯,反而常常怀念小时候在田间、野外的生活经历。回老家时,特意叫堂哥开着车去山上摘山萢。那天山顶云雾缭绕,雾水染得树叶都湿哒哒的。在水汽的浸润下,四野的气味也比平时更加的清新。泥土的芬芳、叶片的清香,裹缠在一起,让人精神焕然。 “白地果”长满山野,淡香清甜,任谁都可以采摘。在自顾自扯着山萢,尝着味道时,猛一抬头,就见一头黄牛瞪着偌大的眼睛,摇着尖尖的犄角,从荒野浓雾的树影后走了出来。突然看见这庞然大物,吓得身体往后一缩,差点就倒在了地上。黄牛却不以为意,迈着悠闲的步子,啃食着身旁的野草。站起身来,看清了眼前的景象,除了面前的这头黄牛,身后还有三四头跟着,有大有小、有黄有黑,从白幕下慢慢显现、缓缓登场。不一会儿放牛人也出现了,墨绿色旧军衣,头发一柄一柄的,粗犷黝黑,十分健硕。一条长毛黄狗绕在他的身旁,跑前跑后。一瞬间,这迷雾笼盖的小山坡,仿佛成了另一个世界,山雾隔断了外界的一切喧嚣、杂乱、仓促、焦躁,给人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不禁感慨,原来人生也可以如此简单。
      有时会想,人生也许就如同这山雾一样,由于对未来的茫然无知,处在其中,时而胆怯,时而惊慌,时而害怕。可仔细体悟,世界上本就没有完满的人生。再幸福的人,也有他不为人知隐忍的一面,再绝望的境地,也还有让人感到温暖的瞬间。所以只要双脚依然踏在这坚实的土地上,迈开脚步,继续前行,哪怕筚路蓝缕,哪怕迷雾重重,总还会遇到不一样的风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