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悦读阅读

一盏煤油灯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前些日子,又一次在家整理父亲遗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盏锈迹斑驳、灰尘满布的煤油灯。
      恍然间,这盏冷落在角落里多年的油灯,犹如思绪的闸门,勾起了我无数的沉思……
      思绪越过时光长河,在上世纪60年代初,一个普通的夜晚,伴随着一盏泛黄的油灯,我正式成为家庭中的一员。虽然说是漆黑的深夜,我也总算从黑暗走向了光明。
      从此,那一束充满光明的灯火,仿佛带着浓浓的希望在我眼前晃晃荡荡,照亮了每一个黑夜,伴我成长,陪我度过了无知的幼年、懵懂的童年和青春的少年。
      稍明事理时,我就知道了,这盏煤油灯是父亲自己做的!
      听母亲说过,那时候商店没有油灯可卖,父亲就用装过胶水的铁筒,将铁筒盖中间钻一个孔,用金属皮将一根布条包着作为灯芯,穿在铁筒盖上并装上煤油,一盏煤油灯就做成了。
      记忆中,父亲一直把这盏油灯视如家珍,无论家搬到哪里,他就把油灯带到哪里。
      就是这盏普通的煤油灯,伴随着父亲走过了半个多世纪,也照耀着我的成长历程。同时,也是这盏煤油灯给了全家的光明,给了我们无限的希望和无穷的力量。
      依偎着这简陋的、昏黄的、摇曳的灯光,我牙牙学语、读书识字,也茁壮的成长。在那个生产力极度不发达、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始终有这盏灯指引着前进的方向,激励我奋进,使我看到了前景和光明。
      夜晚,我在昏黄的油灯下完成作业,父亲一有空,就静静地坐在旁边,默默的陪着、守着。
      父亲没有多少文化,但珠算还可以,加减乘除都会,于是,他有时教我学打算盘,口中一遍一遍的念着珠算口诀。
      就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他无数个夜晚为我开着浓浓期望的“小灶”。
      依稀记得,70年代父亲的单位有了一盏“马灯”。马灯因有玻璃灯罩的关系,它最大的优点就是防风,看着真有点“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感觉。
      我当时在想,要是我们家有一盏马灯就好了。可是,父亲一直囊中羞涩,我也未能如愿。而那盏由父亲自制的煤油灯也就继续散发出昏暗的灯光,一直照亮着我的每一个夜晚。
      时光前行,历史的巨轮总会在曲折中驱逐黑暗,带来光明。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民生基础行业得以改观。80年代中后期,我家终于用上了另一种破天荒地的灯源——电灯。
      那剔透的灯泡及四射的光明,不仅照亮了简陋却温馨的家,还从破旧的窗口满溢而出,驱散着夜的黑。
      但那时电力设施毕竟很落后,停电也就成了常规,每每这个时候,父亲那盏经岁月和煤油浸润得稍显“晶莹”的油灯又派上了用场。而我,又在熟悉和温润的灯光中,一次次的破开生活谜题,解决工作难题。
      或许,早已记不清从何时开始,电,不再是记忆中的那一束光源,而是充斥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环节。记忆中,那单一的灯光也变成了缤纷的色彩,无论城市还是农村,大街或是小巷,家家户户灯火辉煌,霓虹璀璨,把黑夜装点得如同白昼。
      也许,更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亲手做的那盏陪伴我牙牙学语的煤油灯从我的视线里彻底消失,伴随着消失的,还有那连味道都熟悉的煤油。同时,随着父亲的无限远行,就连“煤油灯”这个有关时代记忆的名词,也渐渐的淡出思绪。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曾经正是这样一盏盏煤油灯,推动了社会历史向前发展,见证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历史过程。指引着一代又一代人奋进前行,从而奠定今天的美好生活。
     “爷爷、爷爷……”在孙子奶声奶气的呼喊中我拉回了记忆。在孙子看到玩具般惊奇的目光和儿子嫌弃的眼光中,我拿起毛巾,轻轻地拭去油灯上的灰尘,稳稳地放回箱子,重新封存。(叶顺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