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悦读阅读

老味道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总有一些声音,光聆听就可以治愈心灵;总有一些风景,看一眼就让人流连忘返;总有一些地方,听到名字就忍不住想出发;总有一些老味道,只要想起就回味无穷……

前些日子,有幸到朋友老家小聚,朋友老家住在农村,老家仅其母亲居住,老人家舍不得老家的一切,也住不惯城里的水泥房,即使子女都事业有成想带她进城居住她也不愿意,还好子女都离得不远,也方便经常回家看望。知道我们要来,朋友早早到鸡笼抓下两只鸡,再将一挂已经腌制一年的老腊肉清洗干净,接着到楼板取来木材,用一个三脚架搭放在柴火上,开始制作美味的“农家饭”。没多久工夫,一切准备妥当,一群人围着火炉开吃,即使柴火的浓烟似乎要将每个人“熏哭”,但大家还是吃得津津有味、乐在其中。席间一位朋友感叹,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我们这代从农村成长的人都因为工作和生活的琐碎,很少有机会回到老家坐坐聊聊。朋友的母亲看到家里这么热闹,脸上时常挂着笑容,因孩子都在城里买房,平时很少回来,几个孩子也很难聚齐,鲜少有这么热闹的场景。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城镇化迅速发展的历程,随着成长,我们将农村人的标签切换成了城市人,但有时候也会回味以前单纯的童年,回忆起以前在农村的幸福时光。

记忆中的味道,是母亲的味道。每次放学回家,总是能掐着时间赶到“饭点”,吃上母亲做的热腾腾的饭菜,哪怕没有一丁点的肉,吃着素菜、一个辣椒水、和着包谷饭就开吃,那时虽然心里也会埋怨,饭菜天天一个样,但还是“敢怒不敢言”地吃完,偶尔吃上一顿肉,就感觉是像过年了一样,实属物质越匮乏,幸福越简单。

忘不了,那逐渐消失的手艺。过去,老家的人会用竹子切细编制成各种各样的农具,比如背萝、筛子等,等到赶集天,便挑着到集市上去卖。小时候,我和哥哥都会给父母打帮手,编制农具,偶尔也会寻乐趣,在编制农具时约上几个小伙伴一起比赛,看看谁快,编制慢的还有相应的处罚。现在这门手艺正在逐渐的消失,年轻一代都不愿在家干农活、编农具了,都愿意到外面打工挣钱,只有少数老人还在从事这项手工,挣点烟钱。回想起来,那是一门手艺,是一个符号,是一个童年,更是一份对乡愁的记忆。

忘不了,那醇厚的亲情友情。记忆中的童年,是热闹的、互帮互助的。一家有事,满村帮忙,村里有人家办酒席的,满村子的人都会去帮忙,那时的村里呈现的便是既热闹又和谐的景象。农忙季节,流行“换活路”,今天帮你家干活,明天到我家帮忙,活干利索了,也联络了感情,在欢声笑语中拂去干活带来的疲乏。农闲时就相互窜门,那时候移动电话还不普及,也没有微信、QQ等新媒体,大家的联络方式就是面对面交谈,偶尔品点小酒,互相调侃,生活惬意没有压力。而如今,大家各忙各的,在一起要么都埋头苦干的玩手机,很少有言语上的交流,以前可以“秉烛夜谈”三天三夜,现在多数人只在微信上聊得多,一见面,大家便陷入无话可说的尬境。

忘不了,那一系列经典的老味道。忘不了吃豆腐还得到磨坊自己动手加工;忘不了到田间地里抓蚂蚱、抓蜻蜓的模样;忘不了偷邻居家桃子被狗撵的情景;忘不了村头的蝉鸣鸟叫;忘不了混杂着猪粪的青草泥土清香;忘不了的太多太多……

今天,我已然成了“城里人”,工作很忙,也早已经记不得是什么季节、稻谷什么时候成熟、又到了种植什么作物,小时候对那些如数家珍的农作物现已叫不出名字,寨邻已不清楚该如何称呼,腊肉、豆豉、甜酒已不知如何制作。

这些都是城市化的必然,我们没有了以前看似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因为努力,享受到了前所未有、方便快捷的服务,以前一年吃一顿的肉,现在成了饭桌上的“常客”,我们不用再从事刀耕火种的农忙也能“丰衣足食”,这些都是社会发展带来的进步。因为以前的艰辛,才明白今日的珍贵,有时我们会怀念以前的日子,这是不忘初心,偶尔回过头,看看从前走过的路,门前清澈的溪水,村里慈祥的老人,田里欢快的孩童……,简单质朴的农村生活,都是忙碌压力下的自我调适,当下的我们更懂得在坚守忙碌而不平凡的日子里,继续努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