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悦读阅读

一朵花开的时间——读《醉花阴》有感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又到了这个阳春三月,草长莺飞的季节。只是,易安却和这样美的春季并不是那么地契合。春太美,夏太烈,秋太浓,冬太冷。所有的所有,都带去了她先前的安定与快乐。但我相信,这世上,一定有一季,可作她人生的主角。

论容颜,易安不如四大美人,她没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论名气,她纵使有苏小小般“花谢花开花满天”的愁绪,只是她更有“此生只为他一人”的心伤。

李易安,一个有才、有情的女词人。女人如花,诗词也如花,李易安的一生,就是一朵花开的时间。赏易安词,满纸的文仿佛开出一朵朵情花。你看,她纵有生花妙笔,却诉不尽万千心事;你听,她的“诉说还休”、“未语泪先流”;“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循着易安的一字一句,她的喜,她的愁,她的苦,好像时光倒流,回到了那细雨纷飞的朦胧湖畔。她拥有众多闺阁少女梦想拥有的东西,比如自由,比如智慧;再比如,一个志趣相投的夫君。李易安与赵明诚的爱情,自古就被人们所称道。在封建讲究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易安的生命中遇到了他,可以说是如此的幸运。

“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初见本就是一件最美的事,容若有诗云:“人生若只如初见”,想着易安在迟暮之年的时候,或许也常常想起和丈夫的初见吧。不幸的是,在赵明诚没有完成《金石录》写作的情况下疾病离世。一梦似千年,从来都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她的爱情,坦坦荡荡,也平平淡淡。只是有些事情早已过去,她还是放不下。

秋风起时,轻泛兰舟。悠悠碧水带走片片飘落的花瓣,却带不走反复缠绵的寂寞伤离之情。如若说:情是前世五百次的回眸,爱是百年修得之缘。那么,她与他的爱情,便是在三生石畔千次回眸而修得的百年之好,是她日日倾注的心血。这样平凡的幸福,亦是人世间最珍贵的情感。

对一个人的爱不能用得到的多少去衡量,而应该是用付出的多少。在很多时候,爱不仅仅是一种给予和接受,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是能为了自己所爱的人牺牲自己的一切。

“日后老去,也想能有个人,知我懂我。还能一起练字,一起读书,一起喝茶。待到弥留之际,自己能成为他的一帧底片。值得他用目光追随,拿心灵追忆。”这是她要的生活,要的爱情。同样,也是她一朵花开中,所有的时光。但她是幸福的,这世间,有人懂她,懂她的浅唱低吟,懂她的眉尖心上。

多愁善感,清丽媚秀,她是一个妙曼的女子;儿女情长,家国荣辱,她的一生有过幸福时光,也有过颠沛流离;她的词是茫茫宋代词海中的一瞥,却在婉约词中绽放出异彩。

与李易安偶遇,是在初春烂漫处,在深秋落叶中,或是泛舟在荷花池深处,或是蹁跹于楼台小筑。执一把罗扇,拈一枝海棠,苍然一叹。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