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悦读阅读

风雨中的卖花人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叮”,初秋时节,一滴豆大的雨落在马路牙子上的碎玻璃块上,发出细小的悦耳的声音。

“又下雨了。”原本坐在路边摇着蒲扇的女人一边嘟囔着,一边将老旧的折叠椅收好放进面前的板车底座。她双手提了提板车的把手,准备推到街边屋檐下躲雨,木制的板车上放着高矮不一的盆栽:有青翠的绿萝、娇艳的蔷薇、毫不起眼的吊兰……满满当当的植物随着女人蹒跚的步履而微微颤动。

瓷质的花盆、潮湿的土壤,重量显然不轻。女人咬紧牙关,却只推动了一小步,距离能躲雨的屋檐还有数米远,但玻璃上的响声已经越来越密了。

“哗啦啦!”初秋的雨来得格外地快,倾盆大雨浇在女人身上,浇在绿萝、蔷薇和吊兰上。植物们并不惧怕雨水,但女人显然措手不及,她伸出右手,抹了抹脸,想再次将板车推过来,却依旧是徒劳。

“你先去躲雨吧,这雨大着哩。”我举着伞跑到她身边,稍稍遮住了女人的头顶,她却死死地盯着那些盆栽,一动也不肯动。

风将雨水斜斜地吹进伞里,瞬间将我的裤脚裹湿,我懊恼地盯着眼前这个固执的女人,有些生气,“你快去躲雨呀,在这干嘛呀?”

“唔.....”女人顺从地跟着我,回到了屋檐下面。

我关上了伞,掏出纸巾想要擦干裤腿上的雨水,女人却忽然抽泣起来。

“怎么了?”我递给她一张纸,她却没有接,而是用袖子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这是我做的第五次生意了....”也许是从来没有人听过她的倾诉,女人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说自己是如何地倒霉,做什么事情都长不了。

“喏,就连卖个花都能遇到这么大的雨。”她指了指乌云密布的天空,神情愤懑。

今天天气预报说要下雨的呀,我准备反驳她,但看着她额前凌乱的发丝和微红的眼眶,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也许,我该去庙里烧烧香。”她见我不语,又继续说到。

说起烧香,我倒是想起了史铁生《神位官位心位》中的一段话:

有好心人劝我去庙里烧烧香,拜拜佛,许个愿,说那样的话佛就会救我,我的两条业已作废的腿就又可能用于走路了。

我说:“我不信。”

好心人说:“你怎么还不信哪?”

我说:“我不相信佛也跟个贪官似的,你给他上贡,他就给你好处。”

好心人说:“哎哟,你还敢这么说哪!”

我说:“有什么不敢?佛总不能也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吧?”

好心人说:“哎哟哎哟,你呀,腿还想不想好哇?”

我说:“当然想。不过,要是佛太忙,一时顾不上我,就等他有工夫再说吧;要是佛心也存邪念,至少咱们别再犯一个拉佛下水的罪行。”

“你说是不是?”女人见我不语,便用她的胳膊撞了撞我。雨柱砸在地上溅起的小浪花们正欢快地爬上我的鞋,我急忙向后退了两步。

“小心。”女人用手护着我的背。

“谢谢。”我笑着说。

女人似是恢复了刚刚的木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忽然谁也不再说话,沉默横亘在我们中间。

雨势终于小了一些,女人迫不及待地朝她那装满盆栽的板车跑过去,费力地将花盆里的积水倒掉。

我又想起了史铁生,不是因为他用完美的逻辑证明了“求神拜佛”的徒劳,而是他的文字就像他自己本身一样,总能让人在哀戚中看到希望。

我看着天边不知什么时候裂开的一丝蔚蓝,冲着她喊,“你要有信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女人朝我笑了笑,便又埋头去整理她的盆栽。

雨后的空气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芳甜,原本因为雨而生出的焦虑也被涤荡一空,突然觉得自己也生出一种信心来。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