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悦读阅读

细微处的诗意——读《月夜》有感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月   夜

刘方平

更深月色半人家

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

虫声新透绿窗纱

夜已深了,月光如雾般染着半边庭院,星星都懒懒地斜挂在厚厚的夜幕上。唧唧虫鸣透过今日新换的青绿窗纱,暖暖的春气初升,虫儿也开始醒来了。

诗里写春,半隐半露,尺寸把握得刚刚好,一种朦胧的春气隐隐而生,恰如其分的气氛,不过于热闹亦不过于冷清,柔柔融融、朦胧而和谐,恬谧的春夜,万物正在在悄悄苏醒。

在大部分的诗里,春是桃红柳绿、万紫千红、鲜艳明媚,是新燕早莺的热闹喧嚣,是“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是“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可是只有《月夜》中的春,如雾如气,是柔和地慢慢升起的春气,它在笼了一半的月色中,在初起的虫鸣中,在新换的纱窗中。

《月夜》中的春没有描写常规代表性的事物,而是从细微处着手描绘一种气氛,通过刘方平的笔,把“春”这种氛围从细小处满溢出来 ,诗人眼中,这平平常常的细微之处也都是诗意。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有月,有星,说明月色朦胧,月光不亮,夜色中的庭院,只有一半被月色笼罩,颜色温柔,构成一幅淡淡月色和朦朦夜色的图景,也营造了整首诗的基调。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这里的绿窗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杨万里的《闲居初夏午睡起•其一》中“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这里窗纱的绿是芭蕉 “分”给它的,午后被阳光照得莹绿的芭蕉叶映照在纱窗上,窗纱也像是分得一份绿一般。而半夜透过虫声的绿纱窗,清透的绿纱,在夜色之中自是朦朦胧胧、让人看不清。当然,这里的绿更多是知觉上的绿,也是对春的一种感觉,算是虫鸣“分”给窗纱的绿吧。

一处处恰如其分的描写,四句看似简单的句子,描绘出来的意境让人仿佛身临其中。

在一个微暖的春夜,惬意地靠在窗前,看着自家庭院被月色柔柔地侵染了一半,微风吹过,窸窸窣窣的虫鸣透过窗纱传进来。今年春天好像是第一次听到,想来春气已经和暖,万物复苏,自然在悄悄变化,而独具灵性与匠心的诗人用诗句把那些瞬间变成了永恒,让在千年后的我们也能感受那个月夜的美,偷得一份春的欣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