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悦读阅读

我的父亲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我的父亲青开科,出生农民。爷爷去世得早,父亲十岁左右就靠给人帮工为生,因此,所有农活都难不倒他。

父亲是种地的好把式,他参加工作前,带领乡亲们改变家乡面貌,取得优异成绩,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1955年到北京接受表彰,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亲自颁发金质奖章,在《伟大祖国忠实儿女》一书中,有父亲的照片和先进事迹介绍(父亲有好几枚奖章,这次得到的奖章是他最珍爱的)。

在我的记忆中,劳动好像是父亲与生俱来的爱好,他对土地有超乎常人的热爱。

今天,我要写的是父亲的短板。

父亲没有上过学,参加工作时的文化水平不如现在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读文件、写材料对他来说是天底下最难的事。1980年,父亲快50岁了,组织上派两名人员到省农学院培训,一位是六十年代该校的毕业生,一位是我的父亲。

参加培训的人员都是全省各县农业部门的领导,大家都清楚学院不会要求太高。但是,父亲知道自己文化和别人有极大差距,从开始学习的第一天起,父亲就用了他认为最有用的方法来学习:用认识的别字或错字来标不认识的字,先会读,再背,再写。每天除了吃饭,其他时间都在用功,一起参加学习的人对父亲说:没有必要,这只是一次极平常的培训。就连学院上课的老师也对父亲说:“我们对参加培训的学员要求很宽松,你不用那么刻苦。”然而父亲依然如故。

几个月的培训结束,回到县城后,与父亲同去的人养得白白胖胖,可父亲却变得更黑更瘦,但是他很兴奋,两眼放光。原来,培训考试的成绩出来了,父亲的成绩是:植物80分,土壤肥料80分,植物生理80分,植物病虫害83分,遗传育种89分,农业经济75分,作物栽培92分,总成绩优良。

那一年,大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春节回家过年,看到父亲的成绩单,就问父亲:“老爹,你的这个成绩是不是老师照顾你的?”父亲回答说:“你不要看我是大老粗,一起参加培训的大学生一些科目还考不及格(60分为及格分)!我觉得最难学的是分子式,比如‘水’用中国字很难标出来,难写更难读,我用最笨的方法来学习,因为我不想落在别人后面。”听完父亲叙述学习的经过,我和大姐都两眼含泪,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

尽管父亲在文化学习上已经很努力,但由于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平时写东西还是非常吃力。

二姐在一篇悼念父母的文章中说:“只要一读父亲自己写的《我的一生简要经历》这篇文章,就泪流满面”,父亲的其他子女何尝不是如此?一方面是对父母深深的思念,另一方面是被父亲写作时的精神所感动。

在父亲去世的前一年,父亲回忆过往,经常老泪纵横,以《我的一生简要经历》为题记录了这一辈子的不容易,当时父亲身体状况极差,整夜不能入睡,整个人瘦得不成样子。姐妹们还曾经为是否让父亲继续写下去争论过(主要怕父亲太过伤心),父亲坚持要写,完稿不久,父亲就去世了。在写文章的过程中,只要父亲写好一部分,七妹就帮父亲改错字、别字、顺通一些句子,然后录入电脑,在七妹的协助下,父亲完成了他的心愿。现在,每当我们读这篇父亲的《我的一生简要经历》,仿佛又看见父亲瘦小的身影在那里伏案写作,作为儿女的我们怎么不心如刀绞?

父亲,您身上体现的是不屈的人性的光辉,对我们几姊妹的教育也是在不知不觉的生活中用最简单、朴实的语言进行的,比如:“力气是个怪,今天用了明天还在。”这是教育我们在劳动和工作中不要计较个人得失;“拿别人的手短,吃别人的嘴软。”这是教育我们要自立、自强等等。您就是这样用一生的行动来影响着我们下一代,这是多么宝贵的精神财富!您为儿女们竖起了一座高大的精神丰碑!

我们一家人,拍摄于1985年春节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