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公路子站 » 贵阳公路管理局 » 新闻中心 » 党的建设

战争年代,朱德为保密做过这些事

点击量: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朱德作为人民军队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先后担任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八路军总司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在革命战争年代立下了赫赫战功。而为了赢得军事斗争胜利,他极为重视保密工作,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

将保密视为作战原则

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朱德领导红军与敌作战时,就将“秘密”作为首要原则进行强调。他在《灵活运用红军战术原则》一文中指出,“红军战术主要原则是:秘密、迅速、坚决,大规模协同作战,务须服从命令与机断专行”。这种思想集中体现在数次反“围剿”战争中。

比如,1931年4月第二次反“围剿”时,红一方面军确定先打国民党军王金钰部,但敌人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朱德、毛泽东为了避免与敌打成攻坚战、消耗战,便命令部队隐蔽集结,等待敌脱离工事后在运动中歼灭之。

3万多红军,就这样在敌人眼皮底下一直等了20多天,直到5月13日,朱德等人获得敌人脱离阵地的准确情报后,方发布进攻命令,指示部队隐蔽出击,随即又发布《防止敌人奸细破坏部队的密令》,严防敌人渗透破坏。

战斗当日,部队“在草丛密林中隐蔽前进”,接敌后“突从高山上猛压下来”,打得敌人四处逃散,全歼国民党军第二十八师,红军赢得了第二次反“围剿”的第一个战斗胜利。

同样,在第五次反“围剿”时,朱德面对敌人大举进犯,在指挥作战时也特别强调做好保密工作,并在电文中要求得非常具体。

1934年9月10日,朱德致电林彪、聂荣臻,部署红一军团向瑞金、兴国西移,并指出部队在福建地域移动时“应保持绝对秘密”,为防暴露,“不要经过汀州城”。1934年10月7日,朱德再次致电林彪、聂荣臻,指示部队行动时“为保守军事秘密,应采取如下的办法:A.对于部属只告以每天的行进路和宿营地。B.为避免敌人的空军侦察,应于夜间移动,拂晓时则应隐蔽起来,并采取各种对空防御的手段……”

重视情报收集和资料管理

朱德对情报收集和涉密文件资料管理工作也非常重视,多次下达命令或作出重要指示,要求部队认真做好缴获、清查敌军涉密文件工作,严令我军加强机密文电管理。

比如,第一次反“围剿”胜利后,1931年3月17日,朱德在《为争取第二期作战胜利军事上应准备的工作》中指出,在战斗结束后,“各部多没有派人去搜寻机密图书、文件、电报、密码、特种器具和特种人才等”。对此,他在部署下一阶段工作时强调,应在“军或师一级应召集的会议”上,“讨论战时的部队注意事项”时,明确“战后搜寻机密图书方法”。

抗日战争时期,为了加强我军文件资料保密,1938年2月6日,朱德与彭德怀致电林彪、贺龙、关向应等人并报毛泽东,对国民党派人到八路军任联络参谋时应注意的事项作出明确规定,要求部队“进行保守秘密教育”,指出部队“机要室除特许人员外,不准任何人进入。一切机密文件应有专人保管。密译情报、党的电文和一切机密之来往电文,统不能公开。一切来往译出后,要抄出传看,不准就原码传看……不得泄漏机密”。

为了防止机密文电被窃,1941年4月10日,朱德又在电文中指出,“过去在每月底报告一次人员、马匹、武器和弹药的统计”,但是,现在“经常因为部队分散而不能按期进行,又因为往返电文浩繁,对于保守军队机密不利”。为慎重起见,决定由月报改作季报,“时间为三、六、九、十二月底,仍以旅或相当于旅的单位统计,报告总部”。

在对情报、资料工作的高度认识下,1947年2月18日,当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兵分五路对陕甘宁边区发起进攻时,朱德和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等迅速转移驻地,并且认真“清理文件,坚壁清野”,有效防止我党我军文件落入敌手,没有给敌人留下一丝有用的信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