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公路子站 » 贵阳公路管理局 » 新闻中心 » 行业文化

《我心归处是敦煌》读后感

点击量: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敦煌,一提到这个地方,首先给人的感觉是神秘。那闻名天下的莫高窟,沙漠奇观月牙泉,让人心生向往;其次,便是那荒漠戈壁“春风不度玉门关”和“西出阳关无故人”的荒凉。纵然有神秘多彩的古代文明,绚丽多姿的异域风情,却也有肆虐的风沙和偏远落后的生活环境。如果让你到这样一个地方去工作生活,你会作何选择?

有一个人给出了最好的答案,她就是书籍《我心归处是敦煌》的主人翁——樊锦诗。她的回答是:人的选择,如果是追随了心中的信仰,那便是最好的归宿!

《我心归处是敦煌》这本书,讲述的就是20世纪初,出生于江南水乡的女孩樊锦诗,在考入北京大学考古系后,与敦煌结缘,一生守护莫高窟,并向世界展示中国传统艺术之美的动人故事。

这本书是由樊锦诗自述,北京大学教授顾春芳撰写的。她俩也因这本书而相识相知,成为了挚友和亲人。书中以樊锦诗的成长为时间线,讲述了她从1938年出生,到2019年这本书出版之时,在各个时代大背景下的生活经历以及绵延千年的莫高窟艺术和藏经洞文物的硕果。

在书中,我们能了解到她的家庭是一个具有爱国情怀的知识分子家庭。她的父亲毕业于清华大学,从事工程专业工作,倡导民主与科学,坚持把女儿也送去读书。樊锦诗虽生活条件优渥,从小接受中西方文化教育,但没有一丝娇小姐的作派。所以就算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敦煌工作,日子再艰难,她也未向家里道过一声苦。这也是她的丈夫,北大同窗彭金章欣赏她的地方。年轻时的樊锦诗,阳光,乐观,热爱生活,与她亲近的人无不被她积极乐观的心态所感染。就算两人结婚后分居武汉和敦煌两地近二十载,也能相濡以沫,相守一生。樊锦诗说,遇上老彭,是她的幸运。他们的生活总结起来就是:“相识未名湖,相爱珞珈山,相守莫高窟!”

全书用大量的篇幅写敦煌莫高窟的艺术成就,写了为莫高窟艺术保护和前赴后继的常书鸿、段文杰等人。樊锦诗想向读者传递的一个信息:莫高窟是世界文化遗产的瑰宝,莫高窟保护事业任重而道远。樊锦诗曾多次拒绝采访,并把获得的所有荣誉证书和资金都交给了敦煌研究院。她在书中讲到:“没有敦煌,谁认识她樊锦诗,就算哪天她成灰了,历史还在这儿!”所以她就在书中多写敦煌,让更多的人知道敦煌文物保护的价值,更多的人主动参与到保护莫高窟的事业中。

她曾为了保护莫高窟殚精竭虑,瘦了整整十斤。面对全国旅游的兴起,在如何保护和利用的冲突下,率先在全国提出文物保护专项法规,提出了旅游参观限流、博物馆建设、数字敦煌建设等。

记得2007年,我曾跟着旅游团沿着丝绸之路去参观莫高窟。那时“数字敦煌”还没建成。我在不了解石窟艺术的情况下,走马观花地看了几个对外开放的石窟,洞里的壁画和塑像,或斑驳或残缺,但仍能看出古代绘画师和雕刻师们的精湛技艺。在几个立方米大的洞窟里,那些姿态婀娜的飞天,惟妙惟肖的说法图、经变图,令人震撼!

试想那时,樊锦诗也在那儿呢,与我时空交错。那时的她已经是敦煌研究院的院长了。我所参观的石窟,就是她和研究院的同事们保护下的成果。我所经过的地方,也是她每日工作的地方,这样一想,似乎比从书中知道的她,距离更近一些。读完这本书,我不仅认识了樊锦诗这个人,更从她身上学到了面对生活的困苦时,要像她一样,在逆境中寻找支撑,调整心态,只要自己不放弃,就一定能迎接希望。

他们那个时代的人,思想淳朴,忠厚善良,吃苦耐劳,一心为家国担扰。所以在生活条件如此艰苦的地方,仍能找到自己热爱的事业。就算两人相隔再远,也能同心协力,同甘共苦,相守到老。对比当今的时代,物质越来越丰足,可人们的生活却越来越浮躁,心理越来越脆弱。以前听都没听过的各种心理疾病,现在成了社会上谈论的热门,也出现太多年轻人失去生活希望的悲剧。所以,推荐当下的年轻人们,静下心来看看这本书,也许书中的某一句话,就能改变你的想法,引导你的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