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公路子站 » 省公路建设养护集团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 行业文化

【学习强国】我家的人世间故事│回家的路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我尚在年幼时,父亲便给我说起爷爷的故事,爷爷参加过辽沈战役、海南岛战役、抗美援朝战争,在战场上九死一生,退役后他分配到离老家好几十公里的贵州某县城工作。那时候交通并不方便,他需要徒步一天才能到达他工作的城市。后来,因为路途遥远,家中又只有他一个男丁,爷爷便辞去了工作,专心在家务农,父亲告诉我,如果那时候回家的路能好走一些,爷爷也许就不会辞去工作,家里的条件也许就不一样了。

父亲的求学路,是一条并不宽敞的泥制乡村小道,他背着从家中带的米和辣椒作为中餐,徒步三小时才能走到县城,这条上学路,他走了好几年……

父亲毕业后分配在离县城几十公里的乡镇工作,那是母亲的家乡。

外公读过书,从外地带来了一些果树苗,便在老家弄起了果园。我开始记事后,常常记得父母背着我在外公的果园劳作。

到瓜果成熟的季节,母亲会抱着我和乡亲们挤在那老式的农用车的翻斗中,拉着自家的农产品去县城售卖。车辆沿着泥路慢慢摇摇,要花上四五个小时才能到达县城。遇到路的坡道大了,还要人下车去助力,若是晴天还好,吃两口灰便罢了,若是遇到雨天,人人身上都要溅满泥土。

凭着销售水果带来的收入,家中的经济条件得到了改善,生活渐渐好了起来。外公在老家建起了一栋两层楼的平房,并在这个平房的一楼经营起镇上唯一的一家照相馆。每逢赶集天,周边村寨的小年轻们都穿着艳丽的民族服装来这里拍照留念。

在我即将念小学时,父亲工作调动到了县城,搬家那天,一辆老式卡车沿着刚铺好的碎石路行进着,我们一家三口挤在驾驶室里,卡车上拉着母亲陪嫁的一些家具,在路上颠簸了四个小时后,新的生活开始了。

到我读初中的时候,父亲又调动到爷爷曾经工作的某县城。每逢周末他便骑着摩托车,沿着省道花上三个多小时从工作地回家,这条回家路,比起爷爷当年徒步一天,时间又缩短了很多。

高中时我在市里求学,客车沿着蜿蜒的国道翻山越岭需要五个多小时才能从市里回家,因路途遥远,我只有寒暑假的时候才能返回家中。望着电视节目中发达城市的高速路,幻想着什么时候我们这里也能有这样的大道,没想到才过几年,愿望就实现了。

2013年,高速公路通到了我们县城,在省城读大学的我起初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放假那天,我习惯性地上车便睡觉,迷迷糊糊过了两个多小时,客车就到站了。要知道,以前从省城回到我们县城,需要五六个小时,现在时间大大缩短,回家也变得容易起来。

工作后,贵州已然实现了县县通高速,现在开车沿着高速公路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就能回家乡与父母团聚,而父亲小时候的回家路,在几年前修成了水泥路,2022年又修成了沥青路。寨子里原本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乡亲们在党的领导下打赢了脱贫攻坚战,现在又乘着乡村振兴的快车走上致富的道路,老家亲戚们开的农家乐也开始热闹起来,以前偏僻的小山村,已然成为城里人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五一节期间,我驾车带着妻子与年幼的孩子回母亲的家乡看望外婆。车辆行驶在宽敞的大道上,每隔二十分钟,就有一辆农村客运与我们交错而过,乡亲们的出行和过去相比更方便、更安全、更舒适。路程还未过半,妻子告诉我,孩子坐在后排的安全座椅里睡着了。我不禁回想起自己幼时挤在农用车驾驶室,依偎在母亲怀里睡着的场景,生活真的是大变了样。

六十年,四代人,老家的路从泥路变为碎石路,从碎石路变成水泥路,又从水泥路升级为沥青路,回家的路从乡道变成县道、国省道、高速路。我亲眼见证了这些变化,也亲身体验了这些年来交通发展带来的便捷,而目前,我更是亲身参与着家乡的交通建设。

前不久看到官方发布,连接省城与我工作市区的高铁线路正在动工,其中一个停靠站,设置在了我的家乡,我不禁感叹,回家的路,越来越近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