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悦读阅读

年味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有人说,年味是敲锣打鼓、红红火火的热闹喜庆;有人说,年味是漫天烟火下相濡以沫的浪漫相拥;有人说,年味是全家同聚一堂把酒言欢的温馨;也有人说,年味是异乡游子寒灯独影的孤寂……

于我来说,在孩时的记忆里,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家家忙着置办年货,户户门上张红挂彩,便知要过年了。母亲常说,糖吃多了牙不好,故年少时的我鲜少有糖吃。平日里,垂涎三尺地看着街上琳琅满目的糖果,任我如何哭喊,母亲仍无动于衷,只在过年之时,我的要求母亲会尽皆满足。于是,在每一个春节里,我的衣裤口袋里都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糖果,大呼过瘾。年少不识愁滋味,此时的年味,充盈着甜蜜。

读小学时,与其他男孩一样,我爱上了玩具枪。玩具枪的子弹威力大,小区里面人来人往,母亲怕我误伤他人,无论如何都不肯掏钱给我买,因此,对于囊中羞涩的我来说,一把小小的玩具枪却成为了我童年里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于是,我把希望寄托在了过年。因为每逢过年,家里长辈总会给我发压岁钱,“上缴”了大半部分后,剩下的压岁钱也足够我买上一把玩具枪了。那时,长居老家的爷爷尚未过世,春节均在老家过,乡村道路上人影稀疏,母亲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我自掏腰包购买了一把玩具枪。抱着爱不释手的玩具枪,在竹林里来回穿梭,俨然一副山大王的模样,玩得不亦乐乎。直到今天,这段乐而忘归的时光仍会不时浮现脑海中,令我毕生难忘。

上了高中后,学业日益繁重,寄托着父母殷切希望的我夜以继日奋战在教室里,压力如同一道洪流倾泻在我的身上,让我难以喘息。我开始盼着过年,因为春节越是临近,意味着假期也不远了。此时的假期便是一场及时雨,久旱逢甘霖的我洗尽了一身疲惫,抖擞精神,继续怀揣着对未来的无限畅想,整装待发,继续拼搏。而对于埋头苦读的我来说,年味,是在炎炎夏日里,沐浴在一抹清凉澄净的山泉中的沁人心脾,令我心旷神怡。

毕业后,工作地离家数百里,渐渐与家人聚少离多,身处异地他乡的我时常眺望远方,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家乡的秋月春风在此刻显得更加弥足珍贵,我终于深切体会到了“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的孤寂,感同身受的是杜甫对故乡“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般的浓浓怀想。乡愁,是一张张小小的车票,游子在这头,家乡在那头……所以,过年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能与家人团聚的重要日子。长大后,年味是思念的苦楚,是相拥的温情,是离别的不舍,也是回首的期盼,百感交错,五味杂陈。

每一座屋檐下,每一盏灯火里,都蕴藏着一个故事,每个人亲手谱写的、独一无二的故事。年味,品的是世间百感,看的是人间百态。

春节一天天临近,年味也愈发浓郁,看着道路两旁新挂起的中国结与红灯笼,回乡的心情就如同一道道湍急的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起彼伏、浩浩荡荡,绵绵不绝拍打着我的心岸。于是,端坐着的我,手与脚开始一同颤抖,不,是连同着整个身子一起,心,也早已飞到了家乡去。此刻,我再难掩归心似箭的心绪。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