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悦读阅读

读雨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近日读雨,发现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由古及今,关于“雨”的诗句不胜枚举,有“斜风细雨不须归”“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豪迈、有“空山新雨后”“留得枯荷听雨声”的清新、也有“夜雨闻铃肠断声”“伤心枕上三更雨”的黯然。

雨似乎成了诗人寄托情感的物什,诗人将风花雪月、爱恨情仇揉在雨里,随着雨滴挥毫洒墨,留下无数千古绝唱。当然,对雨的偏爱并非古人独有,近代诗人戴望舒曾经写过一首口口相传的诗《雨巷》,但我更喜欢他的另外一首诗《寂寞》,诗中“我夜坐听风,昼眠听雨,悟得月如何缺,天如何老”将听雨的美好写到极致。

听雨,不同季节的雨有不同的声音,冬日的雨悄无声息,在汇成小溪后从屋檐“啪嗒”落下时惊醒梦中人,是“点滴到天明”;春日的雨下得更密一些,窸窸窣窣地滋润万物,是“帘外雨潺潺”;而仲夏时节的雨声则是齐刷刷地撞进耳中,由不得人拒绝,是“时雨下如川”;至于秋雨,带着对万物的眷恋和不舍,缠缠绵绵,是“飒飒秋雨中”。

雨声除了在不同季节有不同的声音,滴落在不同的物体上也有不同的回应:檐下听雨,雨声因着屋顶的青苔消解了噪音而变得沉稳。树旁听雨,雨声在高矮不一的树叶上穿梭,高一声低一声,如夜行人深深浅浅的跫音。河边听雨,雨声像归家游子,迫不及待投入河水的怀抱,欢乐肆意。

雨除了可听,也值得一观,半明半暗的日子,雨总能如约而至,雨来前,天空被晕染成黛,雨过后,天空破成青,都是极美的颜色。且雨的形态不一,有“润如酥”的细雨,也有“两三点雨”的孤雨,更有“如决河倾”的大雨。

在各种雨中,我独爱大雨,曾有幸见过大雨从万千莽莽大山席卷而来的样子,好似他们穿过了历史的尘烟,毫不迟疑,那种悲壮和决绝让人动容。转念一想,又有哪一滴雨不是穿越千年而来呢?它们曾落在策马长安的少年肩头,也曾顺着独钓老叟的蓑衣滚滚而下,曾浸湿孩童灿烂的面容,也曾打湿独行旅人的芒鞋,它们在四季中轮回,在大江大河中翻滚,阅尽人世间所有琳琅与疮痍后,仍秉持最初的纯净与从容。

听雨或观雨,都不如读雨来得妙趣横生,用心“读”雨,总能读出一些尘世的温暖来:春寒料峭时节,屋外雨滴如更漏,推开柴门,屋内灯如豆、粥正温,家人迎上前来,拍落肩头雨滴,微末的幸福足以将一切疲累熨平。

用心“读”雨,也能读出一些快意恩仇的豪迈来:雷声骤然响起,大雨接踵而至,约上三五好友,以红泥小火炉温一壶清酒,让思绪信马由缰,谈古论今,便生出了策马江湖的情怀。

用心“读”雨,能读出百般韵味、万种风情,然而雨只是雨,它本不染红尘,但仍以悲悯之心,任世人借它抒发胸中之意,无论是豪情万丈、清新脱俗还是黯然销魂,它都宠辱不惊、去留无意,这也许是诗人都偏爱的原因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